若航资讯
领飞中国通用航空——若航
发布时间:2016-05-10    点击数:

10年,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时间节点;10年的付出、忍耐和坚持,成就了若航集团如今在直升机通航的地位,成就了吕勇从一个空军士兵到一个通航产业领导者的转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\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平凡之路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朴树 - 平凡之路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\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和直升机的起降一样,若航集团主席吕勇是个直来直去的人,喜怒都写在脸上。作为多次和他打交道的媒体人之一,现代快报记者目睹了属于他的各种表情。从最先的踌躇满志,到行至中途的疑惑、悲壮,甚至悲愤,这张脸的表情,始终是和若航发展的轨迹,甚至是和中国通用航空发展的进程密切相关的。

吕勇的最新表情,则是一种开朗。从前,他曾经为自己是中国通用航空发展的先烈,还是先驱而焦灼过;现在,中国通航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,他给自己的最新定位是:领飞中国通用航空。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吕勇和他的若航为此准备了十年。截稿前,吕勇打电话告诉快报记者,李克强总理5月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会议决定部署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。“这是国家战略,对中国通航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利好。”


◆◆




2014年12月26日,周五,对于若航来说,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。这一天,若航集团苏州机场的电话几乎被打爆。


“公司可以查到的几个电话,一整天几乎没有停过。”想起当时的情形,近日,若航集团副总裁吴晓贝还有点不敢相信,“几乎所有的电话都来自外地,电话那头总是各种各样的"上普",而所有的电话,无一例外都是来咨询若航的飞行员培训业务的。与此同时,所有的来电者都解释,他们是看了上海一家纸媒的报道后,对学习直升机飞行感兴趣的。


吕勇随即在网上看到了这份报道,报道的标题是《玩的就是心跳,女白领转行开直升机》,内容是上海一位女白领辞职到若航学习直升机飞行的事情。吕勇想起几天前,若航曾经邀请苏州周边的一些媒体,前来报道若航苏州机场正式运营的消息,飞行培训是其中的一个项目。细心的吕勇甚至回忆起了那位上海记者的样子。


吕勇介绍说,以前,普通人对直升机的了解,就是很酷,就是有机会坐上去体验一下,在大多数人眼里,直升机就是一个自己只能远观不能拥有的奢侈品;现在通过了解,发现原来直升机并不遥远,拿长三角来说,若航就有三个超大型通用航空二类基地机场,而且学习直升机飞行,费用并没有那么昂贵,如果你找到合适这个领域的工作,三到四年就可以把交出去的学费挣回来。


而那天打电话过来的人,经过一年多的学习,很多都已经拿到了可以用来求职的商照。


“十年了,我们等的就是这一天。”一个“等”字,道出吕勇十年甘苦。



吕勇是个理想者,也可以说是个梦想家。2005年,从德国回来的他,在考察了世界几个主要国家火爆的通用航空市场后,断定这种火爆也一定会在中国出现。于是,他在中国通航一篇荒芜的基础上,成立了若航集团,并在南京的老山开建中国第一个民用直升机机场。


他有一个宏伟的计划,他曾经在老山用PPT向快报记者展示了他的目标和规划。虽然中国的直升机数量有限,围绕直升机的相关产业和市场还没有形成,但是他想提前布局,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机场网络。一开始他的目标不仅仅是长三角,他把触角伸向了珠三角,甚至成都平原。他深信,随着经济的发展,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和个人购买直升机,或者利用直升机进行商务飞行。


但是事与愿违,中国的通航太沉寂了,他觉得他是孤军奋战。于是他修改了战略,缩小了区域,眼光收拢后,目标只有一个长三角。他的理解是江浙沪经济发展迅速,人口过2亿,如果若航成为长三角的最大通航企业,也应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。



2009年,南京人吕勇首先运营了老山机场。他租来了一架8座的直升飞机,在南京首开直升机空中游览项目,并与政府合作参与直升机救援项目。但是他期待中的直升机商务旅行的春天,始终没有到来;他敞开机库,但是没有私人飞机前来停放。而临时雇来的飞行员也不靠谱,说休息就休息。


2011年,吕勇决定购买直升机,组建自己的机队;并且“购买”教练飞行员,培训自己的飞行员。与此同时,长三角机场的建设也没有停下,苏州和绍兴机场先后开工。


所有的项目,都需要花费大把的精力和钱,一个没有现实回报的梦想家的梦想,还能持续多久呢?


许多个夜深人静,吕勇一个人站在老山既是办公室又是卧室的房间,思忖“我是先烈呢,还是先驱”?




吕勇说,他骨子里不是一个商人,但是能够成就梦想,成就若航的恰恰是市场。


2014年,是中国通用航空发展史上关键的一年。这一年有消息放出:2015年将全面推行开放低空空域。对于中国通用航空来说,无疑这是一个爆炸性的利好——直升机可以比较自由地飞行了。按照逻辑来说,有了可以飞行的空域,就会有可以飞行的飞机。但是有了飞机,飞行员在哪儿呢?于是商机来了。


2014年12月26日,刚刚投用的若航苏州机场的电话被打爆了。


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直升机培训,吕勇说,培训你一要有飞机,二要有教员,三要有供飞机起落和存放的机场。而环顾整个中国,像若航这样所有条件都具备的通航公司少之又少。


吕勇紧蹙的眉头舒展开了,一脸踌躇满志,仿佛回到了刚刚起步的2005年,不过那时候他的底气来源于梦想,现在他的信心来自于市场。


吕勇介绍,仅2015年,若航集团一家公司的飞行时间就占了全江苏省已注册12家通航的一半以上。而若航的培训业务还在快速增长,作为若航“航校”的校长,每隔一段时间,他就会看到一些新的面孔,这些面孔是若航的未来,也是中国通航的明天。


“今年10月,亚洲最大的直升机专用机场——绍兴机场开通运营,若航的长三角机场网络就算全面完成了。”吕勇说,依托这三个机场,以及长三角陆续建设的太湖东山、西山、雨发等50到60个直升机起降机坪,若航之前规划的商务飞行,空中旅游都可能成为现实。


若航苏州机场负责人刘杰介绍说,坐直升机空中游览苏州已经成了若航的“传统项目”,“空中看到的太湖、阳澄湖和你置身其间时,是完全不一样的,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。”


2005年,吕勇作为一个梦想家,超前预想到今天通航的大发展局面,并提前布了局。现在,作为行业引领者,他也已经看到了可以触摸的未来。或者他会尝试直升机的上游制造产业?若航正在加州工厂里敲打的模具意味着什么?谁知道呢?对于一个有商业头脑的梦想家,一切皆有可能。



对若航来说,目前,它的直升机飞行员培训业务,是最大的利润增长点。短短几年,已经先后有18批次的近百名学员在若航学成结业,或者正在学习。学员来自各个年龄层和各行各业,其中有29岁的媒体记者,22岁的大学生,25岁的机关公务员等。凭借自身规模和软硬件条件,成为中国乃至亚洲最好的航校是吕勇和若航的一个目标。吕勇说,“我们想成为中国直升机飞行员的黄埔军校。”